武汉工厂保安外包

联系我们

联系人:孙经理
电话:13407103588
地址:武汉市江夏区天然气维修抢险中心13楼

武汉保安公司谈谈保安监管工作如何适应新常态

来源:http://www.whsbh.cn/ 作者:武汉保安外包公司 时间:2019-10-09 16:01

  我国保安服务业兴起于上世纪80年代。作为新生事物,理论界对其给予了关注,但长期的“管办结合”体制不仅束缚了保安服务业的发展,客观上也抑制了保安理论研究的热情。直至保安立法启动,保安理论研究的激情才被重新点燃。《保安服务管理条例》施行以来,我国保安服务业迎来史无前例的发展机遇,同时也面临着更大压力与挑战。企业转制、市场拓展、业务创新、队伍建设、企业管理、国际竞争、行业规划、政府监管等诸多问题无一不需要保安理论的指导。反观当前的保安理论研究,似乎还未能跟上保安服务业快速发展的步伐。主要存在以下几方面问题。

  一、基础研究十分薄弱。

  从研究内容与研究对象来看,当前研究者对基础研究不够重视,基础研究亟待加强。基础研究是保安理论研究的基石。没有坚实的基础研究,所谓前沿性、边缘性、交叉性问题的研究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以学科角度视之,学界虽对保安学学科有基本认识,但对其与一级学科、二级学科的关系缺少科学的系统性论证,尚不能自信地在学科体系中找准保安学的坐标与方位。基础理论部分的研究也不容乐观。

  保安概念、保安分类、保安功能、保安作用、保安地位等范畴是保安理论研究的最基本问题。这些问题虽在个别著述中有涉及,但研究者均未进行详细的论证分析,只在一般认识层面上加以讨论。这不但造成研究的随意与混乱,而且有碍研究的深化。以保安概念的研究为例,多数论者从职业、机构、活动三个层面进行界定或描述。这种方法或许符合一般性社会认识,但并不能揭示保安作为专业术语的科学内涵,而且对保安概念的认知未能紧跟保安立法与保安实践的发展,理论研究滞后于社会发展。

  保安史研究是基础研究的另一重要组成部分。深入研究东西方保安业发展史,对把握保安服务业发展规律,认识和了解保安服务业的发展现状与趋势具有重要意义。当前我国保安服务业古代史的研究尚不深入。已有成果记叙性文字多,分析性文字少,缺少对东方特性的发现与总结。西方史部分的研究现状更是具象阐释了当前研究的“不严谨”与“不深入”。以保安业的起源为例,不同论者观点迥异。比较一致的看法是,世界上第一家保安服务公司是在美国成立的。这里的第一家保安公司指的是1850年成立的平克顿侦探社。另有观点认为,西方国家保安业的起源要追溯到17世纪中叶。”虽有认识起点不同的原因,但结论上的巨大差异仍然值得我们深思。

  常言道,窥一斑可见全貌。当前概念研究与保安史研究的薄弱现状只是保安基础研究整体状况的一个缩影。保安理论研究要想走得更远,必须夯实基础研究。

  二、研究视角单一。

  从研究视角来看,研究视角单一乃保安理论研究的另一突出问题。研究视角的多元化是理论创新的必然要求,也是理论研究走向成熟的外在表现。

  当前的保安理论研究多停留在就事论事的研究层面,如同治病“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对问题的展开与阐释缺乏全局观与整体把握能力。再以西方保安史为例,当前我们对西方保安史的整体研究(包括国别史的研究)基本停留在史实介绍的层面,甚至对史实的介绍也不甚全面。对保安业各历史阶段的特点,与特定阶段经济、社会、文化的关系更是鲜有论及。保安理论其他问题的研究无不如此。

  研究视角单一的另一个表现是,采用多学科视角进行研究的理论成果风毛麟角。在这一点上,罗伯特维斯(RobertWeis,s)在《美国私家侦探工业警务的产生与转变(1850一l940)》一文做了极好的示范。他没有再谈其他研究者惯常提到的平克顿侦探社的发迹史,而是从剩余价值与劳工纪律的关系入手,分析了私家侦探在自由资本主义时期与垄断资本主义时期的主要业务与作用,以及政府与社会对其态度的多次转变。这篇文章为我们全面认识美国私家侦探的发展史打开了另外一扇窗。其研究角度与研究结论对后续的私人侦探研究具有重要启发意义。

  三、研究的及时性不够。

  当前我国正处于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时期,经济、政治、文化等领域的改革正快速稳步推进。作为保安理论的研究者,应敏锐地关注改革可能给保安服务业带来的冲击与机遇。应对每项改革与保安服务业的关系进行深入分析,进而为保安服务业自身的因应与调整提供指导与方向。

  改革具有时效性,相应的要求保安理论研究必须及时跟进。我国保安服务公司的数量在近几年出现井喷式增长,但无论转制企业或新设公司总体发展水平都比较低,对国家大政方针或社会发展动向的把握能力还存在不足。这客观上要求保安理论研究者应及时围绕国家改革与社会发展进行专题式研究,以为保安服务业发展提供针对性指导,但当前理论研究的及时性还做得不够。

  以互联网+为例,国务院今年7月初下发了《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文件对互联网与经济社会各领域的进一步深化融合做出重要部署。应该说,“互联网+”也是保安服务业创新发展的重要机遇,研究者应给予充分关注,但当前关于“互联网+保安”的研究成果寥寥无几。本应走在保安实践之前的保安理论研究,没有前瞻性成果出现,甚至在国家政策出台后仍无研究上的关注度,应引起保安理论研究者的警醒。

  四、缺少精品和代表作。

  借助数据库检索,大致可以勾勒出我国保安理论研究的脉络。1986年,《广州研究》刊载的《城市组建保安服务公司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一文是可查询到的最早一篇保安理论研究的文章。1988年,有两篇介绍印度和美国保安业发展的文章发表。之后有关保安理论研究的文章逐渐增多。1990年,何家弘等编译了《私人侦探与私人保安》一书,介绍了美国私人侦探和私人保安业的发展历史、现状等。1995年,李晓明编著了《中国保安学》一书,是我国第一本体例较为完整系统的保安学著作。2000年,张弘主编的《国外保安业》出版,该书是我国第一本较为全面介绍国外保安业发展的著作。

  随着保安服务业规模增大与保安员培训的需要,近十年来培训类教材逐渐增多,同时保安理论研究也进一步发展。以郭太生教授为代表的一批研究者正将我国保安理论研究快速推进。另外,国外著作的翻译引进也取得一定成绩。以上成果奠定了我国保安理论研究的初步基础。

  但客观地看,现有研究成果内容雷同的较多,创新的内容较少。无论基础研究,还是前沿研究都缺少精品与代表作,尤其缺少可以标示保安理论研究走向初步成熟的权威性著述。